Echo_,月pro沼民,俄語在修生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诗【海泪

海泪 架空 二人称 OOC

淚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你向来没有喊一声“我回来了“的习惯,轻手轻脚地用钥匙开门,轻手轻脚地钻进自己的房间里写作业。这时候一般文月海都在厨房里,听到防盗门咔哒一声和上总会伸半边身子出来看。刚好能够遇上的时候很少,但你知道他不是在担心,只是因为你的任性所以养成了一种习惯。

 

那天你回家的时间比平时略晚一些,推开门闻到的是咖喱的味道——显然对方和你半斤八两,还没来得及换身衣服就火急火燎地张罗这顿注定潦草的晚饭。

今天有社团活动吗?还是竞赛补课?他的声音和燃气灶运转的声音混在一起,模模糊糊地透着一点疲惫。

又加班?你在厨房门口停下脚步,不作回答,只是顺口反问。

没,真要加班你今天就只有吃泡面了。

哦,今天班上在排练毕业典礼上演出的节目。你想想也觉得在理,解释了原因又一如既往钻进自己的房间里,期待着不一会儿他在门上轻轻敲几下,催促你洗手准备吃饭。

——每一天每一天都是这样,直到那张抄着短诗的稿纸从习题册里飘落到地上你才确信有些事情确乎在改变。

 

——The blossom has not opened;only the wind is sighing by.

 

这年你高中毕业了,是你在文月海家里度过的第三个年头。三年以前为了摆脱家人你故意填了一个很远的学校,从此之后一直住在文月海家里,过着除了每个月领一笔生活费之外几乎想不起来自己姓水无月的日子。

等到春假过去,上大学的时候你就要从这里搬出去了,但说实在的,你不太情愿。三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但也足够让你对文月海产生一种类似于症结的依赖。

习惯了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习惯了他对于自己种种坏习惯的包容,乃至于习惯于眼前从不曾远离过的、他的音容笑貌。

但美梦总有醒的一天,醒来的那天你伤感,却发现自己哭不出声甚至不自觉地装出欢笑的样子。

 

——懒得去拿吹风机。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衣服上的感觉并不好受,但你还是选择粘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你知道文月海迟早会拿起毛巾气呼呼地往你头上一通大力揉搓,代替你拿起吹风机调到最高档。你跟着他的动作东倒西歪,把那张皱巴巴的稿纸举起来,一字一句地念,英语发音不甚标准,音调混乱。

泰戈尔?他关掉吹风机,毫无预兆地问道。你点点头,多少有些想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开口最后却只是沉默着看向他。

哦,原来中学的时候要做摘抄赏析的作业,因为国文课老师每年都在换所以一本吉檀迦利抄了三年,好多都能背了。他会意得很快,答得漫不经心。

那海知道这首诗咯?

当然的,毕竟抄了好多遍。

那……可以念给我听吗?其实本没有什么必要用问句,你笃定文月海找不出拒绝的理由。他的声音比你更低沉厚重,那些古朴的字句念来也比你毫无感情磕磕绊绊的声音来得有韵味、你看到他沉静而专注的样子,又想起之前在学校里同学给出的建议。

——如果不知道怎么才能有感情地朗诵出来的话,试着想想自己悄悄喜欢着的那个人?

悄悄喜欢着的人……这样思索着,一个荒谬的想法从脑海里一闪而过。

那样的人是存在的,但那个人让他不敢承认这份及其迟钝的心意。

 

——I live in the hope of meeting with him;but this meeting is not yet.

 

毕业典礼的那天水无月家的人都忙得脱不开身,你站在幕布背后望,只有一个文月海坐在底下,一身皱巴巴的西装穿得一本正经。随着上台的时间一点点逼近,你的视线也开始频繁地向那个方向飘去。

——没关系吗?

——我会努力的。你轻轻地回答,但话音十分坚定。——想让那个人听到自己最真实的声音,仅此而已。于是你在那份焦灼而不安的期盼里迈出步子,试图缩短那若有若无却仿若千里的距离。

他会明白的,你对此深信不疑。

 

朗诵虽然不算多么出彩,但大体上还算成功。文月海鼓掌鼓得相当带劲儿甚至还洋溢着傻老爹一般的笑容,你清楚地看见了,慌忙地把自己嘴角不自觉扬起的弧度藏在诗稿背后。视线似乎有一瞬焦急,你感觉脸颊正在飞速升温。

——要是被发现了该多糟糕。谢幕的时候你的脑海里全都是杂乱的思绪。

磨磨蹭蹭地收拾好东西再走出礼堂的时候人大多已经散去,忽然下起了小雨,你看见文月海站在门口等你,手里拿着你早晨忘记放进书包的那把折叠伞。

谢谢。你接过那把伞,撑开来看得见伞面上漂亮的紫阳花。雨丝拍打的声音轻飘飘的,听起来不甚真实。不知不觉他走到了你前面四五步的地方,你慢慢地挪,怎么也追不上,只能看着那个令人安心的背影胡思乱想。

是的,你想起了一件事情,于是你小跑着追上他,拽住他的衣袖轻轻喊他的名字。他停下转向你,但只是一脸疑惑的表情,别无其他。你仰头打量,似乎踮起脚也无法能够碰到他,哪怕是唇畔或是脸颊。

……海。即使是这样再一次重复,他依旧没有如你所希望的那样俯身。

——怎么了?那样的声音温柔到过分,但又给出了你最不想听的答案。

——没有什么,回家吧。

似乎就在那一瞬间你察觉到了——属于你的那份静悄悄的喜欢并不会有结果,相会的日子未曾来到,恋歌也仍未被唱响。可是你沉默,在那无法企及的距离面前选择了停下。

雨下大了,倾盆洒下,遮盖了你如擂战鼓一般还带着些许痛楚的心跳声音。

 

——The song that I came to sing remains unsung to this day.


——————————————————

感谢看到这里,我是Echo_

承蒙 @陌邪『咸鱼状态』 的信任参与了这次泪泪生贺的企划,作为刚入坑堪堪一个月甚至还和企划中的各位太太都不甚熟悉的一位在此作为比较早公开稿件的一员献丑了,权当抛砖引玉,希望大家也多多支持其他太太的创作。初来乍到,也希望大家可以和我做朋友呀w

文稿中所有的英文诗句都来自于泰戈尔先生的吉檀迦利,其实那个一本吉檀迦利抄了三年的人是笔者自己XD不过可以把喜欢的诗篇拉出来就算是强行的也非常开心W

冒昧引用的诗篇见下↓

The song that I came to sing remains unsung to this day.

I have spent my days in stringing and in unstringing my instrument.

The time has not come true,the words have not been rightly set;only there is the agony of wishing in my heart.

The blossom has not opened;only the wind is sighing by.

I have not seen his face,nor have I listened to his voice;only I have heard his gentle tootsteps from the road before my house.

The livelong day has passed in spreading his seat on the floor;but the lamp has not been lit and I cannot ask him into my house.

I live in the hope of meeting with him;but this meeting is not yet.

--Gitanjali-13

算是一百多首诗中个人非常喜欢的一篇,在文稿中的穿插打乱了原本的顺序希望大家还是好好欣赏一下优美的原文不要打我XD

最初拿到只有一个字的题目时脑袋里就是这首诗,于是从这首诗开始捏造了一个亲人以上恋人未满的故事,不过个人认为看的角度不一样对于结局究竟如何感受也会不一样,故此也不说是BE,诸君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解释。

海泪真的很棒——!喜欢那种家人一般的温馨气氛,不过到我这儿来完全变味儿了……还请诸君不要挂我qwqq

那么,再一次提前祝泪泪生日快乐,成年了真是可喜可贺呢,今后也要加油哦W

再一次感谢此刻看到这里的您,期待我们的再一次相见。


评论(2)
热度(20)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