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月pro沼民,俄語在修生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130517【始隼

始隼 半个架空 一人称 OOC

*一个隐隐约约的已交往前提


「To Bertha」

 

我听到一个声音拖长了喊我的名字,抑扬顿挫,不用抬头去看也知道是霜月隼。楼上的暖气坏掉之后他又多了一个往我这里跑的理由,跑马撒欢,理直气壮。

其实我也不在乎——如果不是他进门之后大喇喇往沙发上一瘫半边身子都靠着我,我完全可以把他当做不存在。倒不是刻意绝情冷漠,只是要期末了我怎么说也得先把我被枪毙了三四次的论文改完,免得留下挂科的笑柄。

鬼晓得为什么明明是相仿的年纪,他总是那么悠闲。

今天宿舍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于是他也就格外地放肆,卷走了我暖脚的那张毛毯还趴在我背上似乎很有兴致地看着我在文档里修修改改东粘西补。不过这种热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他就划拉起了手机,一边不住地咕哝,内容大同小异无非都是控诉我无情我冷漠我不关心留守儿童云云。

——得了吧,也不看看自己今年都几岁了。他总是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出奇幼稚,至少关闭营业模式之后在我面前就是这幅样子。我一方面佩服他平日里演技高超,另一方面也时常茫然于该如何应对。

正如他所言,我迟钝太甚,更多的时候都是被他带着节奏跑。

 

最后还是忍无可忍,为了让他安静一会儿我想了想还是爬起来掏出柜子里剩下的那包速溶咖啡用电热壶里最后那一点水泡开了递给他,糖自然没少加,是按照我的标准都可以腻死人的那种。但我可以肯定不管在文月海的溺爱之下他口味到底有多刁钻他都一定会欣然接受——因为把自己平日里用的马克杯塞到他手里的人是我,仅此而已。这大概也就是在似是而非的交往中我唯一占上风的一点,用这种手段打发他可以说屡试不爽。

高糖、高脂、高热量……你确定不是谋杀?他捧着杯子,热气扑在他脸上,好像连故意一字一顿的调侃也有些雾蒙蒙的。……好甜——这倒是抱怨得很诚恳。

喝不圆你。

好吧好吧,始这么说的话我也没办法呀。他一开始就没有跟我滚车轱辘话的心,及其漫不经心地说完就小口小口地啜,开水才烧了没多久,差点没把他烫成猫舌。我有那么片刻也为自己不走心的行为愧疚过,但好不容易可以继续开工,也没有持续多久。

房间里忽然安静了下来,只有我敲打键盘的声音,咖啡的味道就飘忽地环绕在四周,把我连同身侧的那人都团团包围。气氛及其地让人不习惯,但也没什么不好。

感觉到脖子有些酸的时候我无意间在扭头的时候看向他,他这时候恰好与我视线相接,似笑非笑。

始。这时他喊我的名字,轻轻的,像转瞬即逝的风。我疑惑地侧身向他,却来不及问什么——他几乎是同时凑上来吻我,没有缠绵难分,只是蜻蜓点水一般,好像是有所预谋的恶作剧——我明明白白地看到他笑了,唇上沾染的那一点味道真的甜得腻人。

——————————————————

感谢您能看到这里,初次见面,我是Echo_

主博没什么东西可发,这个干脆就拿来除草,没有题目,想不出题目,题目就是日期

其实最早让我入月歌我是不愿意的,脸盲被番剧第一话直接吓成大傻子——但是,世事难料。

于是后来莫名其妙地给友人bertha桑写起了始隼……真正被她把握的那篇黑历史要发出来大概要回炉重造,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不知所云的东西

然后这句是说给她听的,那篇我大修一下再考虑公开的问题吧……不堪回首

承蒙诸君厚爱,请不要挂我

如果您愿意,我们也可以来交个朋友呀

评论(4)
热度(33)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