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月pro沼民,俄語在修生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脫獄五題

*理論上來說沒有CP傾向,最後一題稍微有那麼一點點暗示注意
*私設捏造OOC等不可避免請做好心理準備


160614
- 其一「望遠鏡」
 「kuina,你看!」橙紅色頭髮的少年喊著把自己在廢棄的零件中的意外發現湊到友人面前,黑髮的少年先是覺得被強光晃得眼花,把頭向後仰了些眨眨眼睛才看清方才差些戳在自己鼻頭上的是一塊帶著機油污漬的透鏡片。
 「⋯⋯凸透鏡?kawasemi你拿這個做什麼?」回想起來這家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廢棄工廠曾經的確是經營光學儀器的,但kuina分明記得他們此行並不是為了尋找那些打磨細緻的鏡片。
 「有這個的話就可以做望遠鏡了啊——不過還得再找一塊凹透鏡就是了⋯⋯對了最好再找一個鐵皮筒之類可以嵌鏡片的⋯⋯」kawasemi似乎是認真的,說完又埋頭在沾滿機油的鉛塊鐵皮間翻找起來。kuina時常想不明白他為什麼總是有那麼多的精力把各種一時興起的怪念頭都付諸實踐,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擺弄各種機械儀器的方面似乎還沒有什麼kawasemi做不到的。
 於是他乾脆俯下身同他一起翻動那堆廢棄物,一如既往直到金烏西沉。

 雖然是說了「要做一個望遠鏡」的話,但kawasemi真正準備動手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對於必要的光學原理也好製作方法也好都只是略有涉獵,因為草率地開工也並沒有畫草圖。於是kuina只得不斷地糾正他諸如把凸透鏡和凹透鏡認錯、把成像原理全都混淆成一團的錯誤,每每被kawasemi不在意地呼攏過去之後又低下頭繼續幫他卷鑲嵌鏡片用的紙筒。
 最後經歷了不少博折總算是做出了一個大概的形狀,紙筒有些發毛也看起來不夠規整,鏡片上確乎沾著不知什麼時候的污點——至於倍數,誰知道它是10倍還是10.0567332之類的怪異度數,kuina本想著多少還是應該計算一下,但計算量龐大又實在過於複雜只得在kawasemi熱切的注視下放棄。好在kawasemi一向心寬得有些粗線條,拿到成品之後就把頭探出窗外四處張望起來。
 「哇樓底下那個小水窪看得好清楚啊!還有對面窗戶裡的東西,啊從那邊那個十字路口走過來了一個小女孩,還牽著一條帶斑點的狗狗——!」 
 的確,從哪方面來講行動力都超強。kuina正這樣想著,卻發現kawasemi忽然把望遠鏡的鏡頭對準了他。
 「kuina的眼睛好漂亮——是暗紅色的欸!」
kuina沒有理會他的讚嘆,與他對視的時候忽然發現面前少年眼中的藍,就好像不需要望遠鏡也能看清的廣遠天空。

160615
- 其二 「廢品與書櫃」
kuina怎麼也沒想到再一次走進曾經被他們稱作「工作室」的房間是為了處理後事,負責消除非正常死亡人員的存在痕跡的工作人員很快就會找到這棟廢棄的居民樓,他得趕在那之前把他想留下的東西帶走。
 但說來也很奇怪,他來時房間裡已經一片狼籍,好像被人洗劫過一樣。風捲起塵灰,也將一張被蹂躪得不成樣子的草稿紙拍到他身上,在密密麻麻的計算公式裡夾著用馬克筆急急寫下的一串歪斜的字母:
 「wall」「map」「right」
kuina轉身,先前後背正對的牆上貼滿了各種設計圖和地圖,雖然紙上印刷的痕跡已經淡了,但他仍能依稀辨認出內容。
 「這裏,難道藏了什麼嗎?」指尖觸及到最右側那張日程表的時候他明顯感覺到了紙張下的凹陷,似乎是什麼的邊框。他不由得一驚,猶豫了片刻撕下了那張日程表,帶著銹色的金屬與水泥牆面不自然的銜接證明了他的猜想。將那一片貼著的紙張都撕扯下來之後,呈現在面前的是一扇有些變形的鐵門。
 他分明記得這個房間是沒有第二扇門的,然而這扇鐵門並不是擺設,壓下把手稍稍用力就能夠推開。門背後是一個狹窄的房間,房間裡只有一個被蟲蛀得千瘡百孔的書櫃。但拉開吱呀作響的櫃門之後看到的並不是書本,而是各種各樣的飛機模型,鐵皮的,木製的,甚至有簡陋到用紙板拼的,大都不能入眼卻又透露出製作者的認真與執著。
 的確,那個人一開始手笨得可以,模型不知道做報廢了多少個,kuina曾一度十分不解那些廢品都被他放到了哪裡,現在似乎終於找到答案了。
 因為是很看重的東西,所以要像陳列展品那樣收起來。kuina心想這還是很有那個人的風格的。可他應該帶走什麼呢?——好像是什麼都可以帶走,但又什麼都帶不走。
 「抱歉。」他合上那扇門,離開時終究兩手空空。

160616
- 其三「имя」
 「你叫kuina嗎,我叫kawasemi。」
 初次見面時少年笑著露出一派潔白的牙齒,表情明媚得即使映在腳下裝滿污水的水窪裡也可以閃閃發光。kuina看呆了,好久之後才點點頭當作是肯定回答。
 飛鳥掠過樓房間狹小的一隅天空,沒有留下軌跡。

 「kuina,成功了哦!」
 在不知道多少次的失敗過後,那做工拙劣至極的飛機模型終於搖晃著掙脫了重力的束縛。少年給了kuina一個及其用力的熊抱,喜悅之情溢於言表。kuina不方便推開他,目光飛過他的手臂好像因為空中的影子捕捉到了一點希望——一點掙脫城市牢籠的束縛去看一看草原的希望。
 那時天真的孩子做著幸福的美夢。

 「kuina⋯⋯?」少年回過頭看到的是漆黑的槍口,儘管眼中的確閃過了一絲不相信,但他仍故作鎮定地揚起嘴角。「kuina,看好了。」
kuina竭盡全力地想要追上他,腦海裡模模糊糊迴響著的都是那個少年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
 「kuina」、「kuina」、「kuina」⋯⋯明明是同樣的三個音節,卻隨著時間的推移改變了情感與意味——究竟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呢?他想不明白,只是追逐著近在眼前又似乎將要灰飛煙滅的影子。
 如果无法触及就会消失——所有杂乱的想法都如是述说着,他已经失去了昨天,不能再失去未来。
 然而事与愿违。

 「很高興認識你,kawasemi。」那時kuina看著少年,真心誠意地露出了笑容。前些日子下雨積下的污水還在水窪裡,飛鳥掠過的影子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kawasemi」、「kawasemi」、「kawasemi」——
 在很久很久以後kuina才突然驚覺自己也曾無數次地呼喚少年的名字,最終卻再沒有誰能聽見。

160617
-其四「小鳥」
kawasemi很早以前養過一隻小鳥,青綠色的羽毛看起來格外漂亮。雖說也不一定會是什麼名貴的品種,但是嬌小可愛的小動物的確討人喜歡。
 小傢伙最初會被kawasemi撿到是一個不留神從它家電線桿上的窩裡摔了下來,但後來在kawasemi的工作室裡待久了似乎有感情了就一直賴著沒回家。而說來最奇怪的是小鳥很願意親近kawasemi,對kuina卻始終一副見了狐狸見了貓的樣子。
kuina一直把這歸咎與體質問題,畢竟連蜘蛛看見他都是繞著爬的。

 可是忽然有一天,小鳥飛到了窗外就再也沒回來。kawasemi急得一副要哭的樣子,數次向窗外張望後拽著kuina的衣角說,我們去找它好不好。
 那個時候kuina點頭答應了,因為他知道小鳥對於kawasemi是格外重要的夥伴。然而最後當他們幾乎要跑遍那個片區所有的街道的時候,kuina才在無意間看向電線桿的時候發現了就落在不遠處的青綠色的小鳥——準確來說是它的屍體。
 它觸電死了。kuina最後當然沒有這樣對kawasemi解釋,只是含糊地說是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然後迅速找機會將那具屍體處理掉。
 他不想讓kawasemi知道這件事,但這隻青色的小鳥卻成了他長久以來的心病。
 ——也許,並不是只要心懷嚮往地努力,就能夠飛向天空吧。

160618
其五「叛徒」
*建立在kawasemi在爆炸過後還活著的設定下的捏造以及妄想

 走廊上傳來了漸近的腳步聲,聽起來應該是警察的那雙硬底靴子特有的音色。但kawasemi也沒打算湊到門板上那狹小的窗口前去張望——不管是誰都好,反正他就算沒和自己造的飛機同歸於盡現在也被關在監獄裏等死。
 囚室裡有四五處監控,門鎖連著警報系統,至於窗戶——根本就没有那种东西。kawasemi起初本来还抱有一点希望,但后来在伤势和不见天日的绝望感压迫之下似乎连究竟在这一隅待了多少时日也想不起来了。
 唯一能肯定的是,死刑的时日近了,像他这样的犯下重罪的人结局无一例外都是公开处刑警示民众。
 無論如何都是死,他也終於對於自己的願望開始懷疑了。

 「kawasemi。」門背後傳來短促的三聲敲打的聲音,之後詢問的聲音格外令人感到熟悉。門外的人看到他來到了窗口前,扯下蒙眼的布帶露出赤紅的眸。
 「kuina?」kawasemi記得他並不是管理這一層的,這個時點出現在這裡實在過於可疑。
 「之前給你的東西有記下來嗎?」kuina把聲音壓得很低,「還有,傷好了多少了?」
 「雖然不是很明白你為什麼要提這種莫名其妙的要求,不過我都背下來了——至於恢復得情況,可能也只能跑一小段。」
 「那,不管一會兒會發生什麼,一定要拼命按照那條路線跑,只要出了監獄就沒事了,我找了人接應。」kuina斟酌了片刻這樣說道。
 「逃跑?kuina你突然說這些幹什麼?我現在可是——」
 「你明天就要上刑場了,所以我的意思是——」門外突然傳來一聲巨響,隨即是門鎖的部件飛濺開來,kuina把門拉開撬開他身上鐐銬的鎖時警報開始發出刺耳的鳴響。kawasemi帶著震驚看向他,但他鎮定得可怕,好像根本不是在做劫獄這類違法亂紀的事情。「現在就讓你逃走。」
 這傢伙真的是警察嗎?明明犯罪技術高超得不像話。kawasemi有一瞬這樣想過,但並沒有時間說出口。
 「kuina你瘋了嗎?!破壞監獄內部設施放走罪犯的刑罰可不比我的那些輕!」明明只有他去死就可以了,kawasemi是如此認為的,從始至終都只有他懷著錯誤的願望做了那麼多錯誤的事,一切都無關於他那位曾經的友人。
 「我知道的,這是死罪。」
 「那你還⋯⋯!」
 「kawasemi,逃走吧,活下去。」kuina把他向逃跑的方向推了一把,又抽槍朝身後被警報驚動趕來的獄警扣下扳機。
kawasemi沒有再試圖追問原因,轉過身開始狂奔的前一秒他清楚地看到了kuina眼裡決絕到近乎冷酷的微光。

—————————————————————————
非常感謝看到這裡,這裡是Echo_。
脫獄真的是太棒了——這樣的想著至今還在坑裡。本來打算寫十題,最後心有餘而力不足只寫完了一半⋯⋯不過還是寫私設爽了一把。
然後個人的理解上兩位主角的想法是不一樣的,kuina比較現實主義而kawasemi更看重理想一些、這樣的。

附帶一提雖然好像總把kuina放在惡人的位置上在寫其實我是kuina推WWWWW(爆笑)
然後關於最後一題,似乎有一點CP向的暗示但無論你如何覺得反正我是kawakui不逆所以請大家溫柔以待W
以上,再一次感謝你看到這裡,期待下一次再會。

评论(1)
热度(33)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