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月pro沼民,俄語在修生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Marigold【太芥

#文豪野犬创作六十分#

题目/花语

太芥 私设如山过去捏造 OOC

    ——金盏花在向着阳光的一隅恣意盛放。

 

    太宰治死了——接到这个消息的那天芥川闲得没事在正蹲在家里的阳台上给金盏花浇水,专程跑过来说这事儿的中原中也看到他一个手滑把水壶都摔地上了,斟酌了一下才问他说,你要不要去参加那个祸害的葬礼?

    “去啊,为什么不去。”芥川重新捡起那个有些生锈的铁皮水壶,话说得风轻云淡好像这个人的死根本无关痛痒。

    可事实上哪是这样,他感觉自己在接收到那段话音的时候,大脑已然当机。再看看面前的金盏花吧,初秋时候正是花期于是开得格外灿烂,生生刺进眼里的颜色就好像那个人的虹膜被阳光照射所混合出的那种色调,实在是刺眼得很却也让人移不开眼。

 

    芥川还记得有一段时间太宰治不知道是忽然顿悟了什么,暂时性地放弃了自杀转而开始摆弄起花草来。然而不知道是懒还是如何,他也就只是在阳台上孤零零地摆了一盆金盏花,还摆在阳台完全淹没在阴影里的那一角。本来只是出于好奇去查了查书,知道金盏花喜光之后芥川想了想还是在某次去太宰治家的时候把那盆好像叶片已经开始发黄的金盏花搬到了阳光下面。太宰治那是嫌过他把花盆挪得碍事,但却也没有阻止他或者把花盆再搬回去。

    芥川想,不管那个人知不知道金盏花的习性,这件事肯定还是因为懒。

    “诶芥川你这么喜欢这盆花的话,要不要我移一株给你?”那是太宰治不知道第几次看见他在给那盆金盏花喷药了——天知道他这个学生是从哪里弄来了那种东西。但芥川拿着那个喷雾瓶喷完了回过头了却给了一个否定答案。

    “这是老师的东西,我不能要。”

    “只是移栽而已又不妨碍本来的植株继续开花,芥川君你还是这么死脑筋。”太宰治合上手里的书重重地叹了口气。“但是话说回来,芥川君很像金盏花啊。”

    “我······?”

    “是啊,当然是你芥川龙之介。”明明听起来是夸赞的话,但太宰治说完却轻轻地摇了摇头。“不过这对于你来讲,大概不是好事吧。”

    ——对于固执的人来讲,太一丝不苟大概不是好事。

 

    “喂,芥川君——我原来是不是说过你很像金盏花?”芥川第二次听到太宰治提起金盏花是一次他因为在任务里受了重伤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尽管千叮呤万嘱咐那一次和他搭档的中原中也说千万不要告诉太宰先生,但后来太宰治带着几支金盏花走进病房的景象却分明告诉他他那句话等于没说。所幸太宰治并没有如他设想的那般直截了当开始数落他的过失,只是搬了把凳子在床边坐下顺手把那几支金盏菊插在花瓶里然后无端端提起了这件事。按理说金盏菊不是适合探病的花,但芥川也不指望他的老师能对他这个不成器的学生有多上心。

    “是的,您的确这样说过。”

    “你现在还是这样,一直都这么下去可不行啊。”太宰治摆出一副苦恼的表情听着他用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完那句简单的答语。“我不是和你说过很多遍了吗别总是那么急着去死——你以为你有多厉害?离了你那个华而不实的异能你就什么都不是啊。”

    “所以说您为什么——”

    “芥川君本来就很像金盏花,我不过是在叙述一个客观的事实而已——如果你还是没想明白我为什么要捡你回来的话,我也只能说大概是那个时候忽然想不开了,想要体验一下帮助别人的感受吧——谁知道最后就捡了你这么一条疯起来不要命的野狗。”老生常谈——太宰治时常想不明白芥川为什么就这么介怀过去的事情,只是惯例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不过金盏花喜光,芥川君的话也就不要一直呆在阴影里面了吧,会出问题的。”

    “如果没有我的话,也许芥川君会活得轻松一点也说不定?”

    “怎么可能——太宰先生您知道吗,您对于我来说,也像金盏花一样啊!”芥川忽然提高了音量,好像对方此刻就已经打定主意要离自己而去一样。

    这个意料之外的回答,太宰治淡漠的表情在那一刻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但就像小小的涟漪只会迅速归于平静,这一点变化并没有被芥川注意到。

    “可我除了给你伤痕和恐惧,又还有什么呢?你终究要离开我的。”

    芥川没有作声,全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又不由得疑惑起来。

    ——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呢?全然把那个人当成了救赎并单纯地为了那个人而活着。

 

    芥川十六岁那年太宰治毫无预兆地离开了,消失在横滨的街巷里不明下落。他走时没带多少东西,那盆金盏花也还是搁在那个小阳台上,绽放出一片灿烂的金色。起初芥川还是会经常跑到太宰治家里去打理一下,后来实在觉得麻烦也找不到不停地往这个空落落的屋子跑的理由,索性把那盆金盏菊搬到自己家里去了,一片黑白灰的房间里忽然多了这么一抹灿烂的颜色让他不习惯了很久。他没有多喜欢金盏菊,却不知道哪里来的执念一直都一丝不苟地照顾着。

    也许只是因为那是太宰治的东西吧。他是如此认为的。

    可是后来太宰治忽然死了,就这么死在了一个金盏花开得大好的时节,那盆花就这么成了遗物。直到参加葬礼的时候芥川都还有种极为不真切的感觉,直到后来那么瘦瘦高高还算面容俊秀的人就变成了一盒子的灰烬,他这才发现这个人是死了。所有出面的人都带来了一只惨白的花朵,只有他——只有他将一支橙黄色的金盏花放在了坟头。

    是时候该物归原主了吧,他想太宰治向来不觉得他是个多么优秀讨喜的学生,他这一次无理取闹似的做法应该也能原谅了的吧。

    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芥川都在想要不要把这盆花转给别人——转给中原中也吧,他估计对方会直接接过来就砸了还不忘用污浊碾压几回;转给樋口一叶吧,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说辞指不定还会被误会——至于中岛敦,那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于是那盆花还是安安静静地待在他一片黑白灰的房间里,向着太阳安安静静地开花安安静静地结果,恣意却静默。明明是那样灿烂的、好像那个人在阳光下虹膜所透出的颜色,芥川却总觉得看久了眼睛干涩发疼,像是要涌出眼泪一样。

——是不是从栽下这盆金盏花开始,他就计划好了一切呢?芥川望着那盆花出了好久的神也想不明白,于是就不再尝试去想明白。

————————————————

感谢看到这里,这里是Echo_

说来太芥是初心却一直没写过,趁此机会写写看好了却发现自己似乎驾驭不了这个CP啊···OOC致歉

题目选了一直以来都执念着的marigold,也就是金盏花,由于花语的说法比较多就试着把主要的几种说法都揉进去了····

一丝不苟、救济、离别之痛,估计能看出来就有鬼了

认为芥芥会是个对于执着的事情一丝不苟的人,无论是工作还是感情都会是这样,基于此而设想了文中的一系列捏造情节。情节零碎来来回回斟酌了好几回最后却也是这幅样子并且还没有忍住给中原先生了一点戏份。

总之金盏花真的是很灿烂很温暖花语却很悲哀的花呢。

评论(2)
热度(19)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