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月pro沼民,俄語在修生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窒息感【ribsora

#唱見深夜六十分#
關鍵詞:窒息感
ribsora OOC注意
       ——海是天空的顏色,天空是你的顏色。
  
       soraru身上的顏色有些特別,說不出是怎樣的藍色,只是好像身後的那片天空一樣乾淨澄澈。
      「和名字一模一樣呢。」
      「就像天空一樣。」
       這樣的話幾乎是從還未記事的時候就聽起了,也正因為如此而麻木。他不認為這是多麼值得豔羨的色彩,僅僅覺得突兀。
      「soraru-san的顏色,像要讓人窒息一樣。」第一次聽到截然不同的描述,是在那個叫做rib的少年身上,他記得那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對方笑得很是燦爛開口卻是奇怪至極的比喻。「但是,很漂亮啊。」
        soraru還記得那是一個不太炎熱的初夏,他白了這個自己還不甚熟悉的人一眼隨後毫不猶豫地一計肘擊送上讓慘叫和夏日裡不休的蟬鳴交疊在一起。
       窒息聽起來未免也太過恐怖了,他絕不會喜歡這樣的形容,卻也不知道是否是有著什麼更深一層被暫時省略掉了的含義。

       有海的地方常常是有風的,你會看到浪花一陣陣過去,稀疏的雲層默然地注視著那掠過那片浸染模糊了天地界線的白鳥。帶著一點點咸腥味道的海風傳過那個空色的少年微卷的髮尾而在更遠的地方失去蹤跡。他乾脆踢掉鞋子,卷起褲腳沿著沙上水色的印痕殘留一點點走進尚還冰涼的海水裡。
      「soraru-san這麼直接走進去小心被貝殼劃破腳底唷。」
      「我才不會像把便當忘在了收銀台上的rib-san一樣蠢的。」
      「說得像soraru-san沒念錯過環球影院的名字一樣啊,再怎麼說也是彼此彼此的那種程度吧。」在遠遠隔著五六米的地方停下,rib分明是看見了陣風將soraru的外套鼓起像是旗幟,白色的襯衫好像也因為失去了遮蔽而染上了海水,亦或說是天空的色彩。
        天空也罷,海潮也罷,還是那個海與風之間的少年也罷,分明都是同樣的色彩。海是天的顏色,天是他的顏色,重疊在一起就是快要漫溢的純粹。
       好像快要窒息了啊⋯⋯因為美麗而窒息。
       「我以前是不是說過,我覺得soraru-san的顏色像要讓人窒息一樣?」他忽然發現這樣的想法並非是一時的閃現。「就像海一樣,很漂亮,卻充滿著窒息感。」
       「老實說雖然很新鮮,但是我討厭你這個形容。」soraru漫不經心地說著,同樣漫不經心地沿著浪花洗刷的軌跡小步走著,任憑海水拍打在腿上讓飛濺的水花在褲腿上留下幾點微乎其微的痕跡。
       「不是死亡的窒息感,是美麗的窒息感啊。」rib緊接著他的話解釋道。「海的顏色像天空一樣,但是,天空的顏色,是soraru-san的顏色。」
       「所以說美麗而像要讓人窒息的,是你的顏色啊。」

 

————————————

能看到这里的实在是太感谢了这里是Echo,在微博那边的名字也是这个。因为在微博那边发过在平板电脑上截图下来的版本了,想着好像开了一个lofter就没有用过这样的,悄悄地在这边发一个文字版。

在最开头也说了这个是唱见深夜六十分的投稿,六十分短啊,所以非常短非常粗糙啊真的感谢能看到这里的诸君。

最后再扯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吧,ribsora好然而我是mafu厨,正统的mafu厨。第一次试着写了唱见相关的东西似乎还不算太糟糕的样子,今后也会陆陆续续写一些零星的东西吧。

总之,这里是Echo,请多指教了。

评论(4)
热度(12)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