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俄語在修生
脾气不好,也不是啥文化人。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师走驱去年买了个表【恋驱

恋驱 OOC注意

*是篇雷文,通篇鬼扯


师走驱干完手里半杯柠檬水打了个嗝震天响,接着就开始含含糊糊地念叨:你知道不?——我去年买了个表。

桌对面如月恋差些没被噎着,心说这好好的孩子怎么喝高了就开始骂人呢。酝酿了一个白眼翻了一半师走驱又把玻璃杯恶狠狠往桌上一杵,抬了左边胳膊袖子一抹露出白花花的腕子,如月恋定睛一看——嚯,还真是买了个表,夜光新款引领时尚潮流。

行行行知道了大哥你悠着点别把人杯子摔了。如月恋赶紧的把人哄着,恰巧了一个店员走过去于是忙慌慌又招呼了白开满上。

你盯哪儿呢?师走驱半张脸贴在桌上,眼神直勾勾都向着他,嘟哝着似乎还有些抱怨的意思在里面。如月恋不回答,想着总不是刚过去那店员姐姐的大长腿和黑丝就对了。

我什么都没盯,我盯你总行了吧。他那个悔啊,悔得肠子青掉半截脑子里全是早知道师走驱这祖宗这么难伺候他才不会来赴这个约。


事发根源要追溯到两三个小时以前,夜深人静半夜三更如月恋还赖在公共房间沙发上蹭着楼上的wifi准备开黑的时候师走驱突然在line里撕心裂肺地嚎着要约酒。这时候年长两位因为第二天大早的工作早已经精致睡眠去了,年中两个相好着喊出去似乎也是伤害自己的眼睛,这排除一下目标确定得相当干脆思路也不难猜测。

于是也没有太多你来我往僵持不下,如月恋受不了他这么小窗狂轰滥炸,车轱辘话都没滚起来就急匆匆抓了外套出门了。

说是约酒但这个时节多少有些尴尬,师走驱上个月刚迈过了成年的坎儿可如月恋的盼头还在下个月,到头来依旧成了一张桌子一头酒杯一头柠檬水的场面。师走驱还算遵纪守法,早些年不是没偷偷抿上那么几小口却也没放肆喝酒的前科,酒量这个未知情报这天终于揭晓却相当不乐观。如月恋眼睁睁看着这人没几口就开始苏芳颜色要上脸也越见絮叨起来心下觉着不妙,却因为场景相当新奇甚至忘记了适时阻止,于是场面一发不可收拾。

按说他俩设定上是什么?——四舍五入一下似乎也只是一对相声讲得很熟练的损友,这时候似乎就该尽情嘲笑一通顺便拍个照推特更新一发,但如月恋不想这么做也的确没有这么做。只是由着他把自己的柠檬水抢过去,又重新喊了白开给人灌个小半顺着话头给人顺顺毛顺便把那之前撸起来的半截袖子翻下去。

这天冷,他是真怕人给凉着了。


如月恋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把师走驱拖回去的,只记得那天风还挺大,师走驱大半个身子压着他步子迈得出去也是虚浮的。鞋底擦在地上刺啦刺啦地响,师走驱在他耳根子旁边哈口气全他妈都是酒味差些没把人熏死。

欸,如月恋。师走驱唐突喊他,又拽了他的袖子硬生生拖停了步子。两个人拉开那么几十公分的距离,师走驱左三下右三下晃荡着终于站定了,微微仰起头看他的时候眼神却不如先前透过玻璃杯时看到的那么明确,眼底被水光晕开的是一片化不开的蜜色。

干嘛?该回去——

你知道不?——我喜欢你。

那天风挺大,如月恋觉着自己怕是耳朵背。可师走驱又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一个音节不多一个音节不少恰恰就是那么句话又摆了副认真得要吃人的表情。可好友多年共事数载他却摆不正表情神色,捻不出一句像样的台词续这对话一秒。

可最要命的,还是他竟然不假思索地就给师走驱这一句似是而非的喜欢擅自找好了一个本不该能想到的定义。

——————————————

承蒙捧场,俺是Echo_

不太把握得到两个小朋友相处的调子自顾自写了个雷文,不要挂我OOC万分感激

以前咋没觉得黑年少这么可爱……

评论(5)
热度(15)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