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俄語在修生
瞎寫寫,也不是啥文化人。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2017写手年末总结2

1月

少年叫做昴流,姓氏不詳,是紫之創在這茶樓裡做工以來唯一熟識的一位客人。按說那般年紀看來家境也頗為優越的孩子應當是在學校專心唸書的吧,但不知為何卻總能不時在這小小的茶樓裡看見。但紫之創對這些一概不問,只是把對方喜歡哪個方位的座位,茶好的是哪一類又鍾情於如何的點心都記得一清二楚。 
還是同先前一樣嗎?聽說新來的廚子早先就是專門研究點心的,手藝可好了⋯⋯昴流先生要不要嚐個新鮮?把對方帶到靠窗的座位,紫之創流利地說著早已重複過千萬遍的台詞,不過因為兩人姑且可以說是熟絡也並不完全是營業化的說辭。 
那阿紫有什麼推薦嗎?少年笑著問他,似乎有幾分捉弄的意思。 
這⋯⋯可我不知道是不是合您的口味吶。紫之創不是不樂於分享,但就身分來講實在不宜多話。少年卻似乎根本沒有把他的猶豫當回事,只是笑著說什麼按照阿紫喜歡的來就好便打發他去取茶,紫之創拿他沒辦法,只得特地按照印象去囑咐了一番。等待的時候無意間向窗邊望了一眼,迎上一道視線又急急回頭。 
阿創這是怎麼啦?——耳根子都紅了喲。老闆娘這時候也望著他,倚著櫃台笑盈盈地拿他開玩笑,紫之創想辯駁,可聲音提高了些反而是欲蓋彌彰

 因為出貨了我就發一下[明星創

 

2月

没有……

 

3月

其實要說瀨名泉究竟算他什麼人呢?或許是一個彆扭卻總歸心底柔軟的學長。他從小學開始就得在人前管這個人喊學長,一喊就一路喊到高中裡瀨名泉就將畢業的這時候。他看著那個人小時候就顯得精緻乖巧的臉顏如何變得更漂亮更討人喜歡,看著那個人一點點生出沒有絲毫坦率可言的彆扭個性,看著那個人一點點開始變得受歡迎、總被用各式各樣的目光注視著。早些年他性子頑劣說話沒大沒小口無遮攔差點沒被瀨名泉揪住衣領一頓胖揍,本以為還沒走出搖籃的友誼就到此結束誰知道第二天這位學長專程在教室門口堵他,狠狠把頭別向視線絕不會交接的那面才說是幫同學買奶茶多了一杯,恰恰好是他中意的口味。忽略了那一個長句裡種種掩飾真心的要素這杯奶茶他接得當然是滿心歡喜,順便還約了放學一起去車站——他倆家隔得遠,一個在街這面等公交,一個在街那頭。鳴上嵐打小視力不錯兩眼5.3,於是杵在站牌底下無所事事的時候就看對面的瀨名泉,那張漂亮的臉看多久都不會覺得厭煩。 
可就是這樣的瀨名泉突然交女朋友了,想起開學典禮上教導主任舌燦蓮花報出的那一長串讚美詞,鳴上嵐無端端覺得有些幻滅。 

 匿名情書[嵐泉嵐

 

4月

也没有……

 

5月

感觉到脖子有些酸的时候我无意间在扭头的时候看向他,他这时候恰好与我视线相接,似笑非笑。

始。这时他喊我的名字,轻轻的,像转瞬即逝的风。我疑惑地侧身向他,却来不及问什么——他几乎是同时凑上来吻我,没有缠绵难分,只是蜻蜓点水一般,好像是有所预谋的恶作剧——我明明白白地看到他笑了,唇上沾染的那一点味道真的甜得腻人。

 130517【始隼

 

6月

霜月隼学校在坡上,来时踏板得用上十八分的力气去猜归时又得把这份力气拿去捏刹车。到底只是普通人类,他死死地抓着我的外套,活像大型背部挂件。刹车捏得用力过头,车速慢如龟爬,于是他似乎也不那么怕了,抬头看看霓虹灯胡乱染出的天,呼一口气全扑进了我没捂严实的围巾中间,痒得很。

诶始啊,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很难得地,他问了个很实诚的问题。

会啊,没人比你更难伺候。

那还喜欢我?

……是啊。

——为什么?话说得相当轻松,好像根本不怕我下一秒开口照着脸就打。鬼知道他这种自信哪里来的,不过这的确无关紧要。

可能是牛顿第一定律吧。我这辈子从没说过这么鬼扯的话,于是松开了手里紧紧捏着的刹车,让扑面而来的寒风把这些声音都吹散了,只有路灯下面歪斜的影子穷追不舍。

 160617【始隼

 

7月

后来晃荡过去一两年到了濑名泉毕业的那年,谢完家长老师班友死党他想起还有一个朔间凛月,左右不见人影于是满教学楼地找——谢天谢地至少在音乐课的小教室里找到了。朔间凛月在那台有些走音的钢琴前面坐得那么端正,一曲不知道是哪个调的肖邦弹起来顿时有了一种斯文败类的气质。那一下濑名泉发自真心有点难以言喻的蠢蠢欲动,然而推开门走进去朔间凛月就换了曲子,一首英文夹着日语的情歌,濑名泉早年被推到校歌唱比赛的时候唱过的那首。但这一次濑名泉不唱了,他听朔间凛月唱,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那个人的声音可以有几百般的温柔又透着淡淡的孤独,一往情深的调子偏偏落得那样干净大方。
后来唱完了,朔间凛月回头看他:小濑刚才一直在听对吧,一副认真得不行的表情。
没有,满脑子都是我还想早点回家你快点哼哼完了我把话说了好走。朔间凛月笑得狡黠,濑名泉的蹭得累也发挥得行云流水毫不做作。
因为刚才看到你在这里才起意的,所以每一句都是唱给你听的。
朔间凛月一句话劈头而下一发入魂,濑名泉一下子忘了自己本来准备好的台词。一时间鬼迷心窍加之语言表达能力突然瘫痪,嗯嗯啊啊半天说不清话,于是朔间凛月堂而皇之地给他一个熊抱,附赠一个未经允许的吻。
按理说这时候濑名泉应该把他推开再给他一记濑名拳,但他没有,于是他们在一起了。

 答案[凜泉

 

8月

“霜月さん,这种事情谁做都差不多吧。”
“能偷懒时就偷懒嘛。”他笑笑,又突然间想起什么来。“始,你以后还是直接喊我的名字吧,本来就是同辈,听着怪别扭的。”
“名字?”
“对对,喊名字就可以了,尊称也别加。”
“隼……さん。”我保证我是努力过的,但说出口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还是不自觉地加上了敬称。如果说刚才他的笑仅仅停留在表情上,那么现在他就是真的笑出声来了,我这丢脸算是丢大发了。
“始果然是个好孩子嘛,我挺喜欢你的。”他擦干净了那些乱线又理直气壮地把橡皮推回来。“既然我那么喜欢你,你再帮我擦下橡皮好不好?”
“行行行我帮你擦就是了。”他可能并不觉得他身为一个大人是在违规撒娇,我招架不能,就干脆帮他擦了三年橡皮。

 280817【始隼

 

9月

阿渝是个漂亮姑娘,腰细腿长眉清目秀,但是阿渝没有男朋友。听说也不是没有过,只是任凭你如何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的汉子,见过阿渝带着自己那一帮小弟火拼回来之后都吓得屁滚尿流:你说谁家姑娘大半夜三更穿着露脐衫超短裤在长江大桥上散步吹风,她板鞋的厚鞋底狠狠砸在水泥的地面上,拖着的棒球棍发出刺耳声音,细看还有斑斑血迹。

没办法,都被吓跑了——不仅因为她不需要男人保护甚至杀伤力远胜于后者,更因为她在爱情里也太强势:只要她自己说火锅红汤中辣那她男人是决不能点鸳鸯锅微辣的。

我记得有一天她生闷气,半夜日了我微信叫我出去撸串串香就问我说,你说老娘哪里不好了这么让人省心还找不到个男人。

“姐啊,你这种姑娘家只有我这种注定成为耙耳朵的才会死心踏地跟着你好不好?——哪个跟你哪个造孽啊。”我一个白眼要翻到天上去,好在忍住了,她寻思着好像也是这么回事,于是笑了,扭头又冲老板喊了两瓶冰冻老山城续了一盘鸭肠。

后来我喝趴下了,她拦了辆出租车送我回家。师傅把车停在坡底下找不到我小区往哪个路口才是,她把我扛回去了,往沙发上一扔门一关也不管我死活,回去路上哼着小曲儿去超市买了根老冰棍。

所以你说她怎么会有男朋友,她活得潇洒自在,哪里需要那种东西。

 阿渝

 

10月

还是没有……

 

11月

那天我路过那个喷泉广场的时候看见了藤村衛。那人当时在喂鸽子,但鸽子显然不大领情:看到他就飞也似地逃,逃不过了还扑腾几下翅膀。广场才新铺了地砖要多平整有多平整,可我分明看到他平地摔倒,脸和手里的鸟食同时着地。

看着真惨烈——我想我只是看不过去才会想伸出手去拉他一把的,他看到我的那个瞬间脸上表情相当精彩,大体上是介乎于对自己视力的怀疑和万念俱灰不如世界再见之间,但很快那种纠结便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真诚到看起来有点傻的笑容。

——唷,这不是始君嘛,好巧好巧。

我想过千种万种答复,但最后什么都没有说。要说他是个不好对付的人倒也不是,毕竟哪有人比得过霜月隼这个祖宗难伺候;但说是好相处吧,似乎也不是。我对于他的了解似乎仅仅止步于他的音乐,于是便擅自地觉着把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世界歌颂得逼真至此的人也绝对是一个很复杂的人——可这只是个天大的误解。

藤村衛这人,大多数时候笨得可以,却又会在某些时候突然就变回了清醒的大人。没人知道那个开关在那里,也没有人能教我到底该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他。

那洒了一地的鸟食他好像也不打算捡了,拍拍衣服一副心灰意冷但还是要再接再厉的表情。我还没开口问他就自顾自给我爆了老底,敢情他和这群鸽子联络了一个月的感情也没有任何进展。

那可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不过他好像不大在乎,本来打算走了突然又想起还有我这么个活人杵在这里,又转过身问我说要不要去喝杯奶茶,再三强调是他请客。我心说没这个必要,却条件反射似地点点头。

他在我前面踩着轻快的步子小跑生风,我看见他衣摆上一片灰没拍干净,再三想过还是把那个说出来的念头打压了下去——好歹那人长我两岁,给他留点不存在的面子。

始|衛


12月

“汝先前开始就一直都偏了一点。”
确乎如他所言,那个软绵绵使不上力气的铁抓手这一次居然真的抓起了一个玩偶。我被玩偶落进取物口的那个瞬间惊呆了,回过神来的时候朔间君已经把那个玩偶塞进了我怀里。说实话那个玩偶真不怎么好看——一只看起来总觉得病怏怏的小狮子,脑门上吊着个软趴趴的王冠,唯一的亮点也就只有天蓝水钻缝成的眼睛了。
但也不知道是出于怎样的心态去看,似乎因为这是借朔间君之手得到的,反而又可爱了起来。
“汝和它挺像的。”
“朔间君是说我可爱?”明知道沒有那麼回事但還是故意曲解了句意來開玩笑,但非常遗憾他并没有露出什么被捉弄了的表情。
“……汝硬要这么觉得也无妨。”
也是,他可也是一代混世魔王,我哪耍得了他

 [零英生日庆贺][12/23]Xmas


谈感想的那个请戳→

评论
热度(3)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