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俄語在修生
瞎寫寫,也不是啥文化人。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始|衛

*一人称 史诗级OOC

那天我路过那个喷泉广场的时候看见了藤村衛。那人当时在喂鸽子,但鸽子显然不大领情:看到他就飞也似地逃,逃不过了还扑腾几下翅膀。广场才新铺了地砖要多平整有多平整,可我分明看到他平地摔倒,脸和手里的鸟食同时着地。

看着真惨烈——我想我只是看不过去才会想伸出手去拉他一把的,他看到我的那个瞬间脸上表情相当精彩,大体上是介乎于对自己视力的怀疑和万念俱灰不如世界再见之间,但很快那种纠结便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真诚到看起来有点傻的笑容。

——唷,这不是始君嘛,好巧好巧。

我想过千种万种答复,但最后什么都没有说。要说他是个不好对付的人倒也不是,毕竟哪有人比得过霜月隼这个祖宗难伺候;但说是好相处吧,似乎也不是。我对于他的了解似乎仅仅止步于他的音乐,于是便擅自地觉着把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世界歌颂得逼真至此的人也绝对是一个很复杂的人——可这只是个天大的误解。

藤村衛这人,大多数时候笨得可以,却又会在某些时候突然就变回了清醒的大人。没人知道那个开关在那里,也没有人能教我到底该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他。

那洒了一地的鸟食他好像也不打算捡了,拍拍衣服一副心灰意冷但还是要再接再厉的表情。我还没开口问他就自顾自给我爆了老底,敢情他和这群鸽子联络了一个月的感情也没有任何进展。

那可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不过他好像不大在乎,本来打算走了突然又想起还有我这么个活人杵在这里,又转过身问我说要不要去喝杯奶茶,再三强调是他请客。我心说没这个必要,却条件反射似地点点头。

他在我前面踩着轻快的步子小跑生风,我看见他衣摆上一片灰没拍干净,再三想过还是把那个说出来的念头打压了下去——好歹那人长我两岁,给他留点不存在的面子。

————————————————

胡乱拉郎写着玩,能看见是缘分,还有屁话没扯完,有空再修修,就这样吧

我吹爆苏苏家的昂隼

评论
热度(4)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