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俄語在修生
瞎寫寫,也不是啥文化人。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260817【日|菅

日|菅 一人称 ooc
*一个捏造的后日谈,CB向

升上二年级之后我还见过一次菅原さん,按照他自己的话说,本来只是来查一点档案资料,结果路过体育馆的时候不自觉地就走到门口了。于是我回想了一下那个时候,好像恰恰是网对面影山一个漂亮的托球让一年级的新人破了我这边的拦网,说起来有点气。
“今年的新人也不差啊。”那个时候我揪着衣领擦汗,偏头正好就看到菅原さん站在半掩的门后,他带着一点浅淡的笑意,话音也很柔和。
——就好像从前那样。

影山的助攻效果拔群,到头来还是我带的这队输了,事前约好输了的跑腿买水,我只好愤愤奔向自贩机。自贩机对面有条新加的长凳,我看到菅原さん就坐在哪里,他也看见我了,视线相交的那一刻他微微扬起嘴角。
“输了?”
“是输了啊。”明明知道如果拖晚了回去肯定会被影山往死里骂,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和菅原さん说说话。于是我在他旁边坐下,我这一年身高没怎么长,他依旧高我差不多半个头。
说是想聊,可是除了干巴巴地问一句“菅原さん为什么还没走啊?”好像我也想不出来什么更好的开场白。
菅原さん的回答也很平淡,他说他只是突然有点怀念,赖着不想走。
是不是怀念高中的日子我不知道,但肯定有关于排球部的那一部分。
“菅原さん,大学,好玩吗?”我抬头望天,前几天下过雨,此时映在眼里的蓝色澄澈得不像话。
“一半一半吧,不过现在我可是首发的二传手喔。”菅原前辈爱笑,但每一种笑都不一样,比如现在就有一点隐隐约约的骄傲,显得格外可爱。
但不管是哪一种笑,笑着的菅原さん都特别好看。
“菅原さん,本来也是很厉害的人呐。”我明明是想对他说,这时候却像是自言自语。菅原さん一直都很厉害,其实所有人都知道的,但所有人都会时不时地忘记。
“能被日向这么说,可是了不得的赞誉呀。”风吹来一张不知道哪时候的通知单,菅原さん接住了,一边说着一边把那张脏兮兮的复印纸折成了纸飞机。“毕竟日向也好、影山也好,都是天才;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就和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人一样普通:努力再多,终究也敌不过天生的才能。”
“可是啊,我就在想,哪怕只能在球场上站那么一小会儿我也一定要上。我没有办法取得胜利,但我的队友可以啊,所以,我想成为他们的助力。”
纸飞机脱离了他的指尖,乘着风向远处飞去。
“哪怕就像托起纸飞机的风一样我也想要让我的战友去到更高的地方,就好像……这样自己就可以看到顶端的景色一样。”
“日向,那究竟是怎样的景色呢?”
我没想到菅原さん会说那样的话,他一直以来的不甘心,都被仔仔细细地藏在了没有丝毫做作的爽朗和坚定下面。
那个纸飞机在空中颠簸了一下,最后落进了一个水洼里。
“……那是很不可思议,很漂亮的景色。”我想了很久这样对他说,可我说的时候看着他的眼睛,又突然觉得,这世上有什么比得过那抹淡金颜色里浮动的光影漂亮。
——————————————
最近补了小排球的动画,随手摸条ooc上天的鱼
不打tag,没脸打tag

评论
热度(1)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