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月pro沼民,俄語在修生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异姓兄弟 一人称 ooc

文月海切西瓜挺讲究的。这种讲究在霜月隼来之前仅限于我的那份切小一点三角形尖尖好不端正和给春的那份片得飞薄之类,后来隼来了之后这种讲究变本加厉——隼是要伺候着的,他那份都是单独切成一小块一小块装在碗里,红彤彤一片看不见半点西瓜皮的影子。
我严肃怀疑作为老大海太惯着他了,但霜月隼被伺候得可开心了,笑起来眉眼弯弯让人觉着见了天使,于是我一直没能说出来。而这可能就是我后来也加入进了他无脑溺爱霜月隼的队伍的原因——当然,必须加个之一。

刚来的时候我还拿不起来厨房那把乌漆麻黑的大菜刀,后来气力见长,于是在夏天想要偷懒的时候文月海就让我来切西瓜。我不干,我说我搞不来你那些劳什子,海笑道,不会我教你啊。
海想偷懒发自真心,于是我学会了怎么给春片西瓜、学会了怎么给隼切块装碗。
有天春和隼去图书馆了,海在客厅睡得四仰八叉,我在厨房切西瓜,切完了往厨房那个跛脚小板凳上一坐无所事事就看着那个装西瓜的玻璃碗发呆。
我可能是无聊坏了,想了想反手拉开消毒柜拿了双筷子就一点一点把碗里那份的西瓜子儿挑出来,不说巨细无遗至少一丝不苟。
我也记不得挑了多久,刚挑完最后一个子儿春和隼就回来了,隼放了书,正撞着我一手拿着筷子一手端着西瓜,那西瓜红艳艳连子儿都看不见一颗。
始?他看见我一副活见鬼的表情有些困惑,我把碗塞他手里递了把叉子又说,没啥,吃你的瓜。
就像要掩饰自己的心虚一样,我拿了自己的那块瓜一口下去咬得豪气干云。
我心想还好当初我没说那句话,不然海肯定会笑死我。
——————————————
只是一时起意,也只是想给一个人看,但是我不打tag也不艾特她,我就意念一下

评论(2)
热度(5)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