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月pro沼民,俄語在修生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110817【海春

海春 ooc
接着合瑾同学的那篇摸个鱼,乡下人认真搞笑

合瑾瑾的前文:

三月的早晨阳光和煦,惠风和畅,然而弥生春是被窗户口正对着那栋楼住的不知道哪户家里春心荡漾的拉布拉多吵醒的。
某种意味上真是春天到了,他睁开眼看看周围不那么眼熟,因为在和生物钟不合的时点醒来而仿佛装了一团浆糊的脑子花了挺长时间才反应出来这是在文月海家里。
毕竟前一天他自己的家已经变成废墟了。文月海危急时刻果断救场,事情解决了又主动提出要收留他,弥生春当时心里的感动肯定不加滤镜不掺杂质,但现实总比想的要骨感几分:文月海的家不算偏僻,但到警局能走的都是堵车等级满级十能评上二十的道儿,完美避开地铁线路公交也没几路。那天晚上他坐着文月海的车和他一块儿回去被四五次堵死在立交上的时候他才终于体会到了文月海每个月咬牙还贷也要赶紧着买车是怎么一种心情。
——这不然工资都得扣完了。

路上的折腾似乎算不了什么,真的到了文月海家才是闹心的开始。文月海家楼住得挺高,二位数开头不是一,两个人走进黑漆漆的楼道远远看见电梯的楼层显示屏上没有数字,赫然写着暂停运行。文月海没什么反应,看来这是常见情况;弥生春回想了一下那人说自己家在几楼脸色颇为难看。
——感谢当年读书时候的自己体能训练没偷懒,后来他抓着楼梯把手挂尸等着文月海从裤兜里摸钥匙,心里漾起一点莫名其妙的感激。
然后他听见文月海一摸裤兜大喊一声坏了,完蛋他只带了车钥匙上来。
弥生春对这位朋友自然还是感激的,但他现在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门开了文月海让弥生春先进,弥生春进门的时候没开灯,迎着乌漆麻黑一片贴着墙壁摸索开关。忽然脚下一滑,尖锐突兀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他有些尴尬地缩回脚,对上文月海的视线发现那双海蓝色的眸子里果不其然也泛起尴尬的涟漪。正想笑笑说想不到您童心未泯,却瞅着对方捡起地上那个歪嘴的橡皮鸭拿衣袖蹭蹭端端正正放到鞋柜上说,不好意思啊我弟带着他儿子前脚刚走后脚你家就炸了。
弥生春欲言又止,表情精彩纷呈大体上还带着一点单身狗之间特有的惺惺相惜。

回忆就此打住,他觉着这一天晚上的时间活得真是精彩可又不能抱怨什么——毕竟来的时候没有带衣服,从头到脚连内裤都是找文月海借的,你说人家掏心掏肺的你哪还有抱怨的理由。
游魂一样地晃进卫生间把一头鸡窝似的乱毛里好,再晃出来的时候文月海在翻冰箱,冰箱里比草原还空旷比雪原还寂寥,一言以蔽之基本什么都没有。
他觉得文月海摊上自己这么个麻烦事可能是濒临被尴尬死的危险。

两个人一人一包方便面泡好坐在一看就是熊孩子过境仿佛案发现场一样的客厅里看早间新闻的时候正赶巧弥生春那事儿就出来了,景象好不惨烈。弥生春心里算了一下,似乎可以看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吃土喝风的黑暗日子。
好歹不用露宿街头,文月海说了在修缮好之前他可以一直借住在这里。
后来文月海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两盒儿童牛奶顺便给了弥生春一盒——香草冰淇淋味,甜不死算输。
是不是让你很失望?——我家就这个鬼样子。弥生春咬着直愣愣的吸管哼哼唧唧拿起遥控器换台,文月海拉开了客厅的窗帘,阳光肆意地洒进来,看起来是个好天气。
还好咯,寄人篱下哪有挑不好的道理。弥生春笑笑,心里又有了主意。——今天是休日的话,陪我出去买点东西吧?
行啊,填一下冰箱回来正好大扫除。文月海笑起来总是露一排白牙很是显得爽朗,加上阳光滤镜更是让人心悦诚服的好看。
弥生春以前不懂为什么办公室里的女孩子老说文月先生真帅想嫁胳膊肘一个劲儿往外拐,现在却突然很想问问这位先生要不要考虑一下找个男朋友。
——————————————
感谢看到这里,我是Echo_
总之就是接着 @合瑾木条 的那篇参谋组写了一个一点也不警察一点也不美国的段子,途中数次和合瑾同学抱怨我特么就在搞笑,然最终还是把自己玩成了搞笑艺人。
外链已补,见上。
参谋组真好呀,以及日常希望诸君不要挂我,感谢不挂之恩
我也很想嫁海哥呀(闭嘴)

评论(2)
热度(15)
  1. 合瑾木条Echo_shuyi 转载了此文字
    服气服气,自带吐槽笑点满篇这种文章我只服我家这位x反观我写的,那是什么玩意儿啊毫无亮点,还是Echo...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