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月pro沼民,俄語在修生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170717【花年长

花年长无差 一人称 半架空 ooc
*没有月球设定注意,都是地球人(不

雪,我做了一个梦。醒的时候不自觉地动了一下胳膊,然后就听到身后如月爱这么对我说。是说怎么完全动弹不得,原来是被她抱住了。
噩梦?
不,只是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雪变成了月球上的女神。
这倒是挺奇怪的,我心想我要有这个神力还会委屈在这区区凡人的躯壳里?从科学角度讲我有一万个理由说她大清早就说胡话唬人玩,但我最后只是笑了下,声音很轻很轻却还是被她清清楚楚地听见。
有什么好笑的?雪就是女神啊——虽然是如月爱专属的女神。
少来,起床了。我伸手推了她一把,她躲开了从被子里钻出去,睡裙吊带半边耷拉着露出胸口一片白皙肌肤。我就这么翻个身盯着她看,这时她把我一缕散开的发卷在指尖玩得不亦乐乎。
一边叫我起床一边又自己赖着不起来是不是有点过分呐?
拜托,今天你做早饭。这时要我翻白眼我可以翻到天上去,可对着她这项技能似乎永远都在冷却中。
——谁叫她非得是如月爱。任由她把我拽起来又用手指把我乱成鸡窝的头发先粗略理顺,我随着她的动作坐在床上东倒西歪,暗地里想我大概是拿她没办法的。

吐司从多士炉里蹦起来的时候爱还在煎鸡蛋,仔细洗过的生菜还挂着水珠,微波炉里转着两个马克杯,声音漫长单调。她让我守着那两杯牛奶,等我取到杯子的时候她端着盘子过来,拿起其中一个三明治塞进我嘴里。
我差点没把牛奶泼她脸上。
早上的时间如果不算紧张一般都是用来闲聊和确认日程,我和她一起窝在沙发上翻那些被标注的得密密麻麻的文件。谢天谢地今天我们是最闲的,反而另外四个孩子忙得不可开交。爱翘着小指点过那些字迹,腮帮子鼓鼓像只松鼠。我实在害怕她嘴角和指尖的面包屑会落到纸上,想了想还是把文件从她面前拿走了。她说不出话,只能睁大眼睛瞪着我表达疑惑和不满,可那桃色的眸水灵灵亮晶晶,又哪来杀伤力可言。
好了好了,我念给你听,别弄脏了。我顺手抽了张纸把她嘴边的油和面包碎屑一点一点擦干净,再在她反驳之前把杯子塞进她手里。于是她果然安静了,靠着我小口小口地抿。
安静的时候她特别乖巧,像小猫一样。
————————————
感谢您能看到这里,在没有网的地方做无偿劳工我要死了(´°̥̥̥̥̥̥̥̥ω°̥̥̥̥̥̥̥̥`)
女孩子真好,随手写写没头没尾,ooc望诸君不要挂我
大概没有后续了…

评论
热度(9)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