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月pro沼民,俄語在修生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徵羽

七月文题,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家孩子,是给(不

春葬:

主题:原创人物
文/Echo_ @Echo_shuyi


商羽是个人偶师,不是倒腾BJD的那种娃爹,正儿八经的是靠手艺吃饭的匠人。
我会认识他是一个巧合。那是我大女儿出了点问题找不着地儿修,我哥们就给了我商羽工作室的地址说是这人是娃娃都修不挑活儿的。
我半信半疑,最后还是去了。难得打一趟的又堵死在大转盘。后来找不到地方还是商羽来接我,别提多尴尬。
等他的时候我还在想,这人真温柔啊脑袋里浮现出一个干净温和的青年身影,真正看到本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想得未免太套路——他刘海边儿上两撮儿挑染;垂坠式的耳钉颜色那么妖冶;指甲是被颜色盖着的,黑色蓝色错成花纹;还有破破烂烂的牛仔裤和马丁靴……我怀疑我是不是找错人了。
每一个第一次看见我的人都这么说。他面对我一脸好像干了一条哈士奇的表情只是淡淡地解释,声音倒真的是足够温柔沉静,人也是眉目秀丽。
商羽的工作室在十一楼,两个1杵在那里说不上是孤独终老还是成双成对的意思,房间里面也干干净净的,除了他这个人一切都很和谐。
修BJD毕竟不是我的本职,工资可要加倍的,想清楚了?他看了一眼我那可怜兮兮的大女儿,一开口就是漫天要价。
行行行,您瞅着留点钱给我买油米泡面交房租水电就好。我最怕算盘打得噼啪响的生意人,随口应付着刚找了个地儿坐下又被他喊住了。他叫我帮他拿个东西,我接过来一看是一个三十公分左右的木偶,雕的是个女孩,眉眼看起来与商羽有几分相像。
如果把阿徵碰坏了的话,工资可就不止加这么一点咯。他看到我颇有兴致地上下打量着这个木偶,又补了一句。
我赶紧得坐端正了,把手里这位主子好生地捧着。
——原来这个木偶还有名字,说起来没什么奇怪的,可我总觉得背后应该有什么秘密。
后来他说我大女儿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他手头有几单赶急要晚些才能开工。我说没问题啊,他也就毫不客气地给了我一个让人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的时间。
——我不跟做生意的计较,我在心里安慰自己,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情。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不是还有阿徵吗?他笑着指向我手里的木偶。
那只是个木偶——
对于你来讲是木偶,对于我来讲是阿徵。他说得很认真,我竟然没办法用科学道理反驳。


商羽告诉我说,他其实是不想做人偶师的,管什么世代相传,反正也没说传男不传女。倒是他底下有个叫商徵的妹妹,亲生的,于是他就管人阿徵、阿徵地叫。阿徵特别喜欢这些,他那个时候还在给阿徵说如果她要做人偶师,他就去给她当会计。
按照商羽的说法阿徵什么都好,长得可爱又手巧,就是呆得很,做什么都粗心大意的。
而就和我的感觉一样,商羽母亲死得早,家里的账本都归他管。他天生的精明性子加上温和的言谈举止,明摆着就是做生意的好料。我问他你怎么不去正儿八经地做买卖,他愣了一下给了我个侧面回答:你知道吗?我高中毕业那年阿徵不在了。
——阿徵是车祸死的,尸体破破烂烂看不出样子。出事那天阿徵和同学出门玩,还穿了一条漂亮的碎花裙子——就和木偶身上的一模一样。
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会重新回去学做人偶了。我看着手里的木偶这样对他说,他好像也不意外,虽然想说点什么最后却都咽下去了。这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起来,震天动地的死亡摇滚,他接电话的时候我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陈设,除了人偶和工具,还有一把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的电吉他。
在他接过阿徵悄悄地对她讲话时我满脑子都在想,过去的商羽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想不出来,反正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就对了。


后来商羽打电话通知我去接我大女儿回家的时候其实比约定的时间还早了几天,工资也没算得像之前那么高。我以为他良心发现了,但事实上他给了我一个更加出人意料的答案。
其实你和阿徵很像,不是说长相——她原来也喜欢问东问西的,说话不太过脑子。
我觉得我这个时候应该打他,但我没有。停工的时候他就坐在工作台前面看书,阿徵在他怀里安安静静地倒真像是个活生生的小女孩。
我不知道世界对他来讲有些什么,但一定不能没有阿徵。
————————————————
感谢看到这里,我是Echo_
“哇这次的题目好难啊——”这是我这个三流同人写手的真实想法_:(´□`」 ∠):_
最后拿自己家的孩子下手了…其实原本设定挺魔幻的还强行现了个趴罗
没养过娃,好想养娃(你走
小学生作文质量在此献丑了诸君看看就好没事就散了吧…
愿有下次相会

评论
热度(17)
  1. Echo_shuyi春葬 转载了此文字
    七月文题,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家孩子,是给(不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