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月pro沼民,俄語在修生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始隼Log

始隼only ooc预警 都是玩paro
*paro玩得很不走心bug可能存在,极端放飞自我注意,ok的话请往下↓

【1】
伪近代paro 

这天睦月始是警署里没事闲得发慌,拢了袄子出门瞎转悠。巷子里都是信得过的熟人,他只把门虚掩上了,一时也没想起锁头没上。
于是他慢吞吞踱着步子回来的时候就大老远望见门口石坎上坐了个人,缩手缩脚一个喷嚏震天动地的响。这时候小雪未停,雪落在那人的发上,白成干净明朗的一片。
门没锁,怎么不进去?——已经是见怪不怪了,看到家门口平白无故杵这么一个大活人睦月始怎么说也会有几分防备,唯独对这个人是例外。
我是良民,哪能私闯民宅。那人匆匆说完又是一个喷嚏,下意识揪一把鼻子还在哆嗦,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逗得睦月始想笑。
行了行了,喝杯茶再走吧,要被你二当家的知道我就这么对他们白月寨寨主还不被拿着土刀抹脖子。睦月始推门,做顺水人情拉了一把脚边冻得手脚不灵光的那位。

那位雪天杵在睦月始家门口的主子叫霜月隼,是城西月野山上白月寨的大当家,通俗易懂一点讲就是山上土匪头子。可说是定位如此,白月寨实在是睦月始见过最安分的土匪帮派了——不为别的,就为的是领头的是霜月隼。
要说霜月隼也不是个好忽悠的,人可精明着比有些读书人还有文化,但不知怎么的就在睦月始这儿栽了。往牢里真真假假不知蹲了多少次,风轻云淡一句我就来来看看你们署长都掩过去了。作为另一个当事人睦月始也疑惑,却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好。
谁不希望能省些事情,即使是睦月始也不希望山头上总蹦跳着一群难缠又不讲理的家伙。

睦月始出门之前熄了炉火,屋里也冷得可以。霜月隼蹿得比他快,大概是被冷得可以,一进门就笨手笨脚地开始摆弄炉子。睦月始进门看见他拿着火钳不知道是怎么倒腾的,只见得一阵黑烟滚滚而来,呛得泪花都要开出来。
还是我来吧,你找个地儿先歇着吧。睦月始先受不住呛,伸手夺了火钳把霜月隼赶到边上。他心想霜月隼不像山大王,倒像是哪家的小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至今就没见他能好生做个什么。霜月隼蹲一边看他麻利地生好了炉子,感叹得很真心诚意。睦月始听他话说到那个份上,没好意思损他,只是把已经结了冰渣的那半壶茶搁来暖着。
后来他拉了把椅子坐着,霜月隼还是蹲在炉子边上伸手烤火,毛茸茸的袖口露出的指尖发红。
小心别把衣服点着了。
——嗯。约莫是伤寒,霜月隼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难得安静一回。
可霜月隼安静下来了反倒搞得睦月始不自在,他向来不会说话,习惯了那份吵闹之后不知道该如何去主动寻一个话题,一时间无所适从。
后来他给霜月隼递了杯茶,茶是暖的,可接茶的手却仍旧那么凉,沁得他也一阵哆嗦。不过茶汤下肚之后霜月隼的表情明显是缓和下来了,看着他眨眨眼睛不知道又在想着些什么有的没的。
大当家的屈尊来我寒舍一访有何贵干?
这可不好说呢。睦月始看见他往自己铺上随随便便一坐模棱两可地答复,就知道准是又要开始天南海北地鬼扯。
——也罢,闲着也是闲着。他抿一口茶,算是做好了听一场评书的准备。

【2】
帝国paro  一人称

第二舰队的司令官霜月隼向来特别喜欢找我倒苦水谈人生云云,我其实不在乎,只是他这回直接坐在了我的办公桌上,实在有些碍事。
让开一下……?手里那支笔现在也没有用处了,只有在指间晃荡。
如果让了你还会认真听我说话吗?——这个问题问得好,我的答案是肯定不会。他想来也清楚这一点,没有半点要挪开的意思。
行啊,那长话短说吧霜月司令官——30秒够不够?
当然够——睦月司令官今晚的行程是空着的吧?
很不巧,不是。自从认识他之后我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突飞猛进,搞得我一度考虑要是退役得早是不是还可以考虑一下改行当演员。
是吗……我可是听说第一舰队的年末休假期昨天就已经开始了,擅自加班没工资的您又何苦呢?
很轻松地就被拆穿了,按理说就算能从两个舰队一般都正好错开的时间表推理出来他也不应该会知道那么具体的时间。不过退一步看他二皇子的头衔不管虚的实的毕竟挂着,又有什么能在这种层面上瞒住他,只是……
只是这么一来我好像很难自圆其说。
……你又想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交流下感情,活动活动筋骨,你懂的。
有得这个热情和行动力二皇子殿下不应该考虑一下怎么征服帝国征服世界吗?我不想在他面前破功,但快要把笔盖甩飞出去的右手似乎已经把我那点烦躁无奈参半的情绪都卖了出去。他看到了,笑得很明显,满满的都是稳操胜券的意味。
可你不能否认,征服是个多义词——征服帝国,征服世界,或者征服你。
——不过我只热衷于最后一项,乐此不疲,不择手段。他低头看我,金色的眸子藏在帽檐投下的阴影里竟然让他平静的眼神也有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气势。
我说不过他,他明明是知道的。我看向他,看到他眼底深处有什么在安静地燃烧着。
于是我放下了那支笔。
——————————————
感谢看到这里,我是Echo_
说是log,其实也就只有两个part而已(。
1是友人Bertha桑的脑洞,月野山上的白月寨(不);2就是一个借用官趴谈情说爱
总而言之就是没有打架的警匪趴和没有打飞机(不)的帝国趴,这样的,因为感觉独立成篇都怪怪的就放一起了乁( ˙ ω˙乁)
ooc不可避免还在自我放飞还请诸君不要拉黑我挂我呀_(:з」∠)_
期待我们的下一次相会。

评论(2)
热度(27)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