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月pro沼民,俄語在修生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从干架开始谈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恋爱

六月文题,很难得好好听了一次米津玄师老师的歌,然还是跑题【。

春葬:

主题-Mad Head Love

文-Echo_  @Echo_shuyi 

我记得我和他认识是在好几年以前。那时候穷乡僻壤校外斗殴很流行,整天上课睡觉下课打球的男孩总有用不完的精力,每条围墙的后面都是腥风血雨。

我对拉帮结派打群架没什么兴趣,真的。那一天是我的哥们鼻青脸肿地过来找我说,大兄弟啊,那边那带头的太厉害了,打不过啊。

所以?我埋头抄作业,不太想理会他。

他放话说想和你聊聊。

——我对拉帮结派打群架没什么兴趣,真的,我是为了友谊和大义被卖了。

 

那天天气不错,不过巷子里还是阴的。我看到他坐在一堆废弃的建材上面,背着阳光也能看到他嘴角一点若有若无的笑。其实他不算矮,粗略估计快奔着一米八去,可那张脸干净秀气,像不知道哪个世纪出产的人偶。

可以说是漂亮了,但他拳头上沾着血,这恭维话我说不出来。本想着报上名来是不是要有礼貌一些,谁知道他却先开口问好了,我那个土得掉渣的二字名被他用诗一般的语调念得居然有那么一点莫名的美感。

不过很可惜,话不投机半句多,我本着友好交流的态度去的,最后还是不可避免地动了手。想当初跆拳道还是往上走过几段,突然捡起来虽有些生疏但勉强还能应付。我仍记得我的师傅特别无耻,一天也是这个黄昏的时候拉着我嚼耳根说,孩子啊你要记住,这种东西真的拿出去打人用,打人先打脸。

于是我想都没想直接就一拳头朝他那张漂亮得惊为天人的脸上招呼过去了。周围一群吃瓜群众见形势不对立刻一哄而散,留我和他厮打得天昏地暗,全然不知今夕是何夕。后来僵持无果,我们就肩并肩坐在一起,背贴着潮湿的老墙,抬头看见一隅天空还能瞥见火烧云的影子。谁都没有心思开口说话,只有喘气的声音交叠在一起,呼吸久久找不回原本的节奏。

——真他娘的爽快。我浑浑噩噩的脑子里感想大致如此。

 

你下手真狠,说好的打人不打脸呢?他低着头,望着板鞋脏兮兮的鞋尖儿突然这么对我说。我自认为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平一口气徐徐答曰:谁跟你说好了的。

好吧好吧好吧,你说是就是咯,谁叫我那么喜欢你。

啥……?我觉得今天的风好像有点喧嚣。

我说我喜欢你咯,就专门约架的那种程度。他的嗓音说什么听起来都风轻云淡,然此刻却平地一声惊雷炸了我多年沉迷学习的脑子。他看我一脸不信的样子,揪了我没翻平的衣领,狠狠一口咬上来,预料中的嘴唇出血。

我觉得我那个时候一定是傻了,这么多年都没荡漾过的少年春心作祟竟然还在想其实感觉不错。谁又知道他如愿以偿地笑得像个得了糖的孩子,我看着他一时鬼迷心窍,从干架开始谈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恋爱。

————————

感谢看到这里,我是Echo_

作为一个过气写手混在一群大佬里给大家献丑了,很久没有写过原创,过程不是很顺利……姑且不打算再挣扎

文题是从最后一句话里截出来的,没什么实际含义不用纠结了

我标题最长我最帅

一路跑题加之文笔拙劣还望海涵


评论
热度(14)
  1. Echo_shuyi春葬 转载了此文字
    七月问题,很难得好好听了一次米津玄师老师的歌,然还是跑题【。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