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月pro沼民,俄語在修生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160617【始隼

始隼 一人称 半架空 OOC

*隐隐约约的交往前提

 

「TO 晴晴」


当霜月隼在结冰的水面上尽情跑马翩翩起舞的时候本来我还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加一双冰刀说不定还能顶半个低配版的羽生结弦。正这么想着就看见他摔了下去,脸朝下的那种,不知道是不是冰面打滑,似乎还滑出去了一小段距离。

——这下好了,从低配变成残疾了。

早给你说了肯定会摔。

这是惯性,不可抗力!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上岸,没有半点优雅风度可言。这种理由的确让人无法反驳,然而如果是从他口中说出就没有丝毫的能让人信服的成分——一个超自然的家伙掀翻牛顿的棺材板也不会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我向来如此觉得。

话又说回来,这个小池塘似乎也让哪位老教授作过文章还出名过一时,大概没有人料到会被如此糟蹋吧,想来甚是惋惜。

 

事情本来不该是这样的。这天是霜月隼回校做毕业答辩,现代科学待他不甚友好经纪人也脱不开身,只有我恰好闲着,于是我就被拜托了想办法把他送到地方。自行车载人当然是违法的,但我没有驾照被逼无奈,算下来又是对半开的遵纪守法。

正事本来废不了多少时间,但他说什么也要拉着我去那个池塘。深冬冰层不算太薄,倒是没有要下水捞人的忧愁。不过他那一下当真是摔得很带劲儿,我看着都疼。

回去路上他走得一瘸一拐,蹦跶着蹦跶着看见路边的热饮机又拽着我死活不肯再挪动半步。钢镚在机器里响得叮呤当啷,热气随着砂糖投下沙沙的细微响声弥散开来。黑咖啡给了他,热可可被我拎在手上,他漫不经心地啜了几口来抢我的纸杯,又咂咂舌说着你到底放了多少糖重新递了回来。

——我好像手滑按了那个莫名奇妙的很多糖,他出手太快,我来不及警告。

 

霜月隼学校在坡上,来时踏板得用上十八分的力气去猜归时又得把这份力气拿去捏刹车。到底只是普通人类,他死死地抓着我的外套,活像大型背部挂件。刹车捏得用力过头,车速慢如龟爬,于是他似乎也不那么怕了,抬头看看霓虹灯胡乱染出的天,呼一口气全扑进了我没捂严实的围巾中间,痒得很。

诶始啊,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很难得地,他问了个很实诚的问题。

会啊,没人比你更难伺候。

那还喜欢我?

……是啊。

——为什么?话说得相当轻松,好像根本不怕我下一秒开口照着脸就打。鬼知道他这种自信哪里来的,不过这的确无关紧要。

可能是牛顿第一定律吧。我这辈子从没说过这么鬼扯的话,于是松开了手里紧紧捏着的刹车,让扑面而来的寒风把这些声音都吹散了,只有路灯下面歪斜的影子穷追不舍。

——————————————

感谢看到这里,我是Echo_

从五月底卡到现在,本来都想半路腰斩别写了。但是因为晴晴桑在私信里给我说,她割腿肉割得好绝望,所以,趁着还有力气赶紧把这个抓出来鞭尸了一下……

九百多字的小作文,充满着我对于大学的种种偏见和误解。味道寡淡、聊胜于无。

还是想不到题目,所以还是用的日期,OOC有的,望诸君不要挂我。

意念艾特一下晴晴,给你喂点劣质粮要振作啊等着你填坑呢

期待我们的下一次相会。

评论(14)
热度(25)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