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
什么都写的冷门寒带生物,OOC雷文战士。
不要跟我提热门官推和我墙头的逆家,提者自爆谢谢。

无月夜【新阳

新阳 一人称 ooc
*一个并不十分严谨的梦见草paro
阳さんお诞生日おめてとう。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但是樱花还开着。按理说樱树下面的位置基本就是我和葵的专属,可今天却被其他人——被叶月阳先霸占了。
“阳,还活着不?”凑近了看他合了眼,差点没以为他已经不在了。问话的时候我还是习惯性踹了他一脚——谢天谢地他还活着。
“卯月新你可以啊,大半夜的虐待病患。”他眼皮子掀起来给了我一个干净利落的白眼,没说好话却给我腾了片空地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眼神有些闪烁。
“都是一根绳上吊死的蚂蚱了你跟我急个什么劲儿。”我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下,和他一起抬头望天。说真的天气不错,星星可以数出许多,只可惜没有月亮。
“...

瞎几把乱写,随便看看就好。

春葬:

主题:长生不老 
文/Echo_
@Echo_shuyi 
诶我给你说,你现在的岁数乘10的话差不多就是我岁数的一半了吧。我这么对他说,就挨着他一起蹲在田坎上看天。裙子很长,白色的蕾丝层层叠叠都戳进雨后湿漉漉的黑泥里,他察觉到了,慌慌张张想捞却最终把手缩了回去。 
嗯,我知道,但是这不代表您可以每天都把图书室搅得一团乱。他盯着一片缓缓飘走的云这样对我说。他说他肯定不如我长命,撑死再帮我收拾个五十年老来也不可能有那个胳膊腿的陪着我满世界闹腾。 
你上辈子也是这么对我说的。我不以为意,只是笑着。 
上辈子我也在给...

110817【海春

海春 ooc
接着合瑾同学的那篇摸个鱼,乡下人认真搞笑

合瑾瑾的前文:

三月的早晨阳光和煦,惠风和畅,然而弥生春是被窗户口正对着那栋楼住的不知道哪户家里春心荡漾的拉布拉多吵醒的。
某种意味上真是春天到了,他睁开眼看看周围不那么眼熟,因为在和生物钟不合的时点醒来而仿佛装了一团浆糊的脑子花了挺长时间才反应出来这是在文月海家里。
毕竟前一天他自己的家已经变成废墟了。文月海危急时刻果断救场,事情解决了又主动提出要收留他,弥生春当时心里的感动肯定不加滤镜不掺杂质,但现实总比想的要骨感几分:文月海的家不算偏僻,但到警局能走的都是堵车等级满级十能评上二十的道儿,完美避开地铁线路公交也没几路。那天晚上他坐着文...

【ツキウタ。/海春】STALKING

超爱你!!!!终于等到这口粮了咸鱼突然又拥有了梦想✧*。٩(ˊᗜˋ*)و✧*。

合瑾木条:

*警察paro(美国警察feel,设定借鉴美剧《STALKER》)
*ooc
*短打

To Echo_

    “根据威胁管理署那边提供的数据显示,受害者多为女性”始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文件,“谁会那么无聊跟踪你一个大男人。”
    “男性被跟踪的案例也不是没有啊…万一就是那种有特殊癖好的变态呢…”春有点气不过。
    对此,始完全没想到自己的搭档会在这种奇怪的点上耍脾气。“...

同人的初衷是什么

与诸君共勉

淮与江生:

苏执:

因为喜欢原作,因为喜欢某个角色,希望看他在不同的故事架构中的表现,希望他在某个世界观中可以获得幸福。

  

所以我们用自己的笔开始创作。

  

写同人的大部分都非专业作家或画手,只是凭着一腔感情就投入了。

  

但起源点是爱,就可以包容一切,不分优劣了吗?

  

我仅针对我参与的东西说话,不要拿到别的地方当成条条框框,我说的你们不爱听,你们大可以取关,lof是一个公共平台,但我没有打任何tag,这也是我的私人空间,...

300717【海隼

海隼 一人称 ooc
有架空要素,实力流水账

「To 爱音」

我似乎从未对文月海表露过真心。很多事情我不愿说,更多的事情我总是迎着他问询的目光用千百种方法含糊其辞——就譬如说他曾想知道关于我的过去,而我总是搬出睦月始这个名字来糊弄,时日久了他也不再像最初那样拆台追问,对这些听来合情合理的借口都一笑置之。
这样也好——我一度是这样认为的。他是个大度随性的人,因此他才能理所当然地接近我。可现在他最让我恨厌的也是这样的态度:有很多事情我不曾提,可如果他问,我必然会说。
可是他从来不问。

今年的七月初没下雨,可是也没有其他人在,我一个人躺公共房间的沙发上继续翻我那本已经压不平卷折页角的浮士德。其实书已...

【ツキウタ。】手书

嗯,大家好我是作画,画风又幼又娘能看完的大家都是天使……!

过气写手突然画画还一口气画了这么多过程中数次想摔笔不干承蒙晴晴不离不弃
第一次画始和第二次画隼,苦手到哭画完仿佛羽化登仙(´°̥̥̥̥̥̥̥̥ω°̥̥̥̥̥̥̥̥`)

所以谁来做个字幕啊我没有勇气去看了quqqqqqqqqqq

羌管弄晴:

诶,啊

就是和Echo大ball贝搞了个事情请大家来看看

 

【ツキウタ。】睦月始与霜月隼的惩罚游戏

 

她是作画,我只是画面衔接和字幕(。)

@Echo_shuyi 

↑她,是天使,请大家,都去...

240717【そらりぶ

そらりぶ 一人稱 OOC出新高度
請勿代三,阿無家的警パロ加上我流私設,OK的話請往下

——完全就是輸掉了嘛,在對面那個女孩抬頭看我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她看我的眼神雖然很平靜卻擺明了是有敵意的。
「抱歉,沒有你說的那回事,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她會這麼說我一點也不驚訝,但是對話進行到這個份上也也沒有展開的餘地了。我試圖想找到語言接續下去,但這時候規定好的談話時間已經到了。
「那⋯⋯今天就到這裏吧,我先告辭了。有機會的話希望可以再和你聊聊。」
沒有聽到她的回答,但是我看見她點頭了。明明敗得一塌糊塗,可在按下門把的時候我卻有種「說不定下次她就會說出來了吧」這樣莫名樂觀的想法。

走出審訊室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但天色...

170717【花年长

花年长无差 一人称 半架空 ooc
*没有月球设定注意,都是地球人(不

雪,我做了一个梦。醒的时候不自觉地动了一下胳膊,然后就听到身后如月爱这么对我说。是说怎么完全动弹不得,原来是被她抱住了。
噩梦?
不,只是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雪变成了月球上的女神。
这倒是挺奇怪的,我心想我要有这个神力还会委屈在这区区凡人的躯壳里?从科学角度讲我有一万个理由说她大清早就说胡话唬人玩,但我最后只是笑了下,声音很轻很轻却还是被她清清楚楚地听见。
有什么好笑的?雪就是女神啊——虽然是如月爱专属的女神。
少来,起床了。我伸手推了她一把,她躲开了从被子里钻出去,睡裙吊带半边耷拉着露出胸口一片白皙肌肤。我就这...

活動脫出⋯⋯!!算上排位get了八張海哥我算是超水平發揮了_(:з」∠)_,接下來一週休肝了⋯⋯(。

1 2 3 4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