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_,月pro沼民,俄語在修生
Люди--они как книги:буквы одни и те же,но содержание разное.

是這樣,りぶさん投稿了,
我覺得,我是時候,把我,沒寫完的
そらりぶ,翻出來,繼續寫了

欢迎病友来交流感情,我知道我这人擅长拉郎【不是】

有几个被拉了线的超邪门CP不要问我怎么回事……我在pixiv真的看到过的【。】

然后就顺便赞美一下pixiv的鳴滝ふたば太太她家英里津还蛮好吃……【你】

这位路过的朋友嗑宗凉廉吗!!!!!!!!!!!!【停下】

突然发个神经,发动一下我几乎为零的写评能力用贫瘠的词句自说自话


是这样,我觉得月普罗这些组合曲子里面啊,QUELL和Growth的歌曲在带给人的感觉上隐隐约约有些很相似的地方。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我想不出什么华丽的四字词,就是空灵

——空灵,此处取清新灵动之义。

但即便是同一样的空灵,两个截然不同的组合也的确是给出了完全不同的诠释。


QUELL的空灵,更多地是“空”。这种空并不是说空洞苍白、言之无物,而是一种空旷浩瀚的意境。就譬如说《時を越えて》副歌里不断重复的“想要相会”、“跨越时间”,延长的高音和和声的交织仿佛一声声深情的呼唤,将所有念想传递而出,超越时间的限制,空间...

月歌始隼同人合志《AFFOGATO》二宣+印调

各位父老乡亲们好我居然和这帮太太同框了!!!请大家务必看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飒夜桑辛苦啦ww

小影-海千里:

不敢说多了,能参与实在很幸福,各位太太都超棒!飒夜大佬辛苦了!

归墟。:

无论写什么都会被叉掉所以请看wb吧

  

点这里

  


lof印调:由于这边不能发投票,为分辨数量。有意的各位请直接留言想要的本数,没有写数量按照正常赞美留言处理【。】

  

lof和wb同步发送,所以请留其中一个就好~

  ...

就,那什麼

朋友們要來擴列嗎⋯⋯?想找人嘮嗑,聊聊腦洞啥的。我不怎麼刷空間的,安靜如雞。

1393485249,QQ是這個,加的時候備註一下是lofter的我怕我手滑拒絕了(´;ω;`)
不太會說話歪點子很多,還請多多包涵。

阿渝

就随便写写……家乡的好我是不会写写不出来我就写写奇怪的点吧【。】

春葬:

主题/市拟-重庆

文/Echo_ @Echo_shuyi 

“你说你们这些男人,一个二个算个什么东西?——就你们这屁样儿还找女朋友,不存在的、不存在的。”阿渝把路边的石子儿踢出老远,顺手把手里的烟摁进了一旁的垃圾桶。我没敢发表意见,只能一路“是是是”、“对对对”地混过去。

这没办法,阿渝是我大姐头,她罩我,我不敢说她的不是。


阿渝是个漂亮姑娘,腰细腿长眉清目秀,但是阿渝没有男朋友。听说也不是没有过,只是任凭你如何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的汉子,见过阿渝带着自己那一帮小弟火拼回...

280817【始隼

始隼 一人稱 OOC上天
*架空,年龄操作有

「To 苏苏」

我高中的时候因为一些原因一直住在霜月隼家里,记得他应该是大我七岁。

我到霜月隼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安顿好行李之后肚子响声震天,可拉开他家冰箱白茫茫一片好不干净。我瞅着里面仅有的两片发黄的西芹叶子发呆,身后传来霜月隼悠悠一句话说:“别看了,我已经半个月没进过厨房了。”
——敢情他家门口那叠外卖餐盒是这么来的。我没再问,灰溜溜出来打开零食柜掏了他一包辣白菜方便面煮上。他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靠在厨房门边看我,我望向他的时候隔了一层朦胧水汽,对于那副脸颜也看不真切。
“委屈你啦。”他的声音轻飘飘的,清甜得不像个大人。我摇摇头问他,霜...

 *异姓兄弟 一人称 ooc

文月海切西瓜挺讲究的。这种讲究在霜月隼来之前仅限于我的那份切小一点三角形尖尖好不端正和给春的那份片得飞薄之类,后来隼来了之后这种讲究变本加厉——隼是要伺候着的,他那份都是单独切成一小块一小块装在碗里,红彤彤一片看不见半点西瓜皮的影子。
我严肃怀疑作为老大海太惯着他了,但霜月隼被伺候得可开心了,笑起来眉眼弯弯让人觉着见了天使,于是我一直没能说出来。而这可能就是我后来也加入进了他无脑溺爱霜月隼的队伍的原因——当然,必须加个之一。

刚来的时候我还拿不起来厨房那把乌漆麻黑的大菜刀,后来气力见长,于是在夏天想要偷懒的时候文月海就让我来切西瓜。我不干,我...

无月夜【新阳

新阳 一人称 ooc
*一个并不十分严谨的梦见草paro
阳さんお诞生日おめてとう。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但是樱花还开着。按理说樱树下面的位置基本就是我和葵的专属,可今天却被其他人——被叶月阳先霸占了。
“阳,还活着不?”凑近了看他合了眼,差点没以为他已经不在了。问话的时候我还是习惯性踹了他一脚——谢天谢地他还活着。
“卯月新你可以啊,大半夜的虐待病患。”他眼皮子掀起来给了我一个干净利落的白眼,没说好话却给我腾了片空地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眼神有些闪烁。
“都是一根绳上吊死的蚂蚱了你跟我急个什么劲儿。”我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下,和他一起抬头望天。说真的天气不错,星星可以数出许多,只可惜没有月亮。
“...

瞎几把乱写,随便看看就好。

春葬:

主题:长生不老 
文/Echo_
@Echo_shuyi 
诶我给你说,你现在的岁数乘10的话差不多就是我岁数的一半了吧。我这么对他说,就挨着他一起蹲在田坎上看天。裙子很长,白色的蕾丝层层叠叠都戳进雨后湿漉漉的黑泥里,他察觉到了,慌慌张张想捞却最终把手缩了回去。 
嗯,我知道,但是这不代表您可以每天都把图书室搅得一团乱。他盯着一片缓缓飘走的云这样对我说。他说他肯定不如我长命,撑死再帮我收拾个五十年老来也不可能有那个胳膊腿的陪着我满世界闹腾。 
你上辈子也是这么对我说的。我不以为意,只是笑着。 
上辈子我也在给...

1 2 3 4
© Echo_shuyi | Powered by LOFTER